為了一個癌癥母親的最后心愿

2019-10-17 21:11:00  來源: 法制周報-關注
 

為了一個癌癥母親的最后心愿

湘粵兩地法媒和相關部門聯動  為在押犯人之子辦好落戶手續

 

法制周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羅霞  南方法治報記者 尹利勇

8月21日,烈日透過茂密的樹葉,撒下斑駁的光影。向娥(化名)站在隆回荷香橋司法所門口的大樹下,得知侄兒已辦理好戶口,心中百感交集。“如果她能看到該有多好。”這是一個遲來了6年的戶口,承載著湘粵法制(治)媒體、司法行政機關等單位的關愛和心血。向娥口中的她,是對此期盼了許久的萬紅(化名),她再也看不到兒子向俊(化名)的戶口了。因病情惡化,這位罹患癌癥的母親帶著不舍和牽掛,19日早晨離開了這個世界。即便在世時經歷諸多磨難困苦,這位堅強的女性仍選擇在彌留之際給予社會最大的善意和饋贈:將自己的眼角膜捐獻出來,“大家幫助我,我也要回報社會”。

為了一個癌癥母親的最后心愿

 監獄民警在司法鑒定所的見證下為向某取血。

 

求助 

想和服刑的“丈夫”辦結婚證

相愛12年卻無法辦理結婚證,生命的盡頭,萬紅想先結婚再為6歲兒子辦理戶口,“我可能等不到他回來了,希望他以后能改過自新,做一個堂堂正正、腳踏實地的人,給孩子們一個好榜樣”。

 

希望孩子多讀書走正道

7月18日下午,法制周報記者接到萬紅的求助,39歲的她自稱已處肝癌晚期,目前在隆回縣中醫院醫治,12歲的女兒和6歲兒子在照顧她。“丈夫”向某現在廣東陽江監獄服刑。

“我曾兩次去縣民政局辦理婚姻登記手續,但系統顯示我的身份證號和他人同號,辦理不了手續。”萬紅對記者說,加之她的戶口在岳陽,在隆回不能辦理任何低保及醫保,享受不了相關政策。

最讓萬紅牽掛的是,即將上小學的兒子至今沒有戶口。她希望能夠先與向某辦理結婚登記,再為兒子上戶口及時入學。“孩子的爸爸就是因為沒有接受什么教育,走上歧途。希望兩個孩子多讀書,長大做正能量的人。”萬紅說。

1975年出生的向某,家中4兄妹,他排行第三。13歲那年,小學畢業的向某無心學習,跟隨親戚外出務工。高強度的工作讓他無法適應,他慢慢沾染了一些不良惡習,沒有正當職業,成天混跡于社會,這是第3次服刑。目前,他家中上有77歲高齡的父親、下有兩個未成年的孩子。

說起兒子一家的情況,向某父親也是一臉無奈。一家人賴以生存的一棟土磚房,除了電燈,沒有一件電器。老伴2011年去世,如今唯一的經濟來源是每月103元的政府養老金。面對家中困境,他無力承擔,只能找大女兒向娥幫襯。

然而,向娥也有一大家人要照顧,常常有心無力。

為了給孫子辦理戶口,向父及向娥多次到相關部門詢問,均因孩子父母沒有結婚證或無法證明親子關系而無法辦理相關手續。

為了一個癌癥母親的最后心愿

 萬紅及向甜在醫院錄制視頻。

“一次輸4袋血才搶救回來”

8月13日下午,法制周報記者趕往隆回,在縣中醫院見到了萬紅。她形容枯槁,肚子高高隆起、腫脹異常,看起來極不協調。在她身邊照顧的人,是放暑假的大女兒向甜(化名)。

主治醫生劉賢惠向記者介紹,萬紅已是肝硬化腹水晚期。8月1日凌晨5時許,住在離縣城30多公里農村的萬紅突然口吐大量血塊,被緊急送往醫院。

“病人到院時已休克,我們立即從市血站調來4袋血漿,她才緩過來。”劉賢惠說,上消化道大出血是肝硬化腹水的嚴重并發癥,“雖然目前情況暫時穩定,因其營養狀態及凝血功能太差,危險隨時存在”。

這已是萬紅今年5月份以來的第5次入院。

2018年上半年,萬紅便發現牙齦及鼻子出血的癥狀。考慮到家中的情況,每次鼻子出血,萬紅都用棉花緊緊塞住鼻子3天,這樣就可以維持2個月左右不再出血。

萬紅雖然堅強樂觀,但冥冥中也感覺自己時日無多。最讓她放心不下的,便是兩個孩子的未來,“我希望孩子們能走正道,不要重蹈他們父親的覆轍”。

為了一個癌癥母親的最后心愿

 司法所工作人員(左)向向某父親了解情況。

兩次辦理結婚證無果

萬紅與向某結識于2003年,向某稱自己是管道修理工。2007年,大女兒向甜快要出生時,萬紅才第一次到隆回見其父母。

雖然知道向某的不堪經歷,但萬紅無法舍棄孩子,只得寄希望于男友悔改。大女兒出生后,萬紅將孩子交給娘家撫養,自己前往廣州和向某會合。2013年,小兒子向俊出生。萬紅回到隆回,向某一再保證會踏踏實實工作。

兒女雙全,家庭和睦。就在萬紅以為好日子終要來到時,卻收到了向某因盜竊罪“二進宮”的消息。不得已,萬紅只得帶著不滿周歲的兒子再次投奔娘家。2016年底,向某刑滿釋放,萬紅帶著向俊到廣州和男友團聚。2017年2月6日,考慮到4歲的向俊尚未落戶,兩人前往隆回登記結婚。工作人員發現,萬紅的身份證號被戴某在2006年登記結婚,無法再辦理結婚登記。

看著病床上一字排開的結婚需要的相關材料,萬紅告訴法制周報記者,此前,他們也去過民政部門,當時顯示向某已登記結婚,“但他告訴我他從來沒有結過婚,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

2018年3月,萬紅還在想辦理結婚登記的辦法,向某卻再一次因盜竊被抓。

 

聯動

高墻內的親子鑒定

  “終于可以放心了,即使無法等到他出獄,也可以瞑目了。”萬紅希望只上過一個學期幼兒園的兒子可以有個和父親不一樣的人生。有了戶口,小向俊終于可以走進整潔明亮的教室接受教育。

為了一個癌癥母親的最后心愿 

離開爸爸的那一刻,一直堅強的向俊突然放聲哭了起來。

兩地法媒聯手“搭橋”

“我們也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家庭的情況,確實非常困難。犯人在外地監獄服刑,如果家屬不主動尋求幫助,很多時候我們都發現不了。”隆回縣司法局辦公室主任李求亮收到法制周報記者的情況說明后,正在休假的他當即聯系了荷香橋司法所所長羅國輝了解情況。

為確保信息屬實,縣司法局及羅國輝前后近10次到向某所在村及醫院調查走訪。

“到外地監獄幫扶需要跨省聯動,操作起來有一定難度。”李求亮說。記者隨即聯系了廣東的同行——南方法治報社。報社指派記者尹利勇將情況反饋給廣東省監獄管理局,確認陽江監獄愿意配合開展這次的愛心行動。

“我們第一時間聯系萬紅,了解她的訴求。萬紅最大的心愿是辦理婚姻登記和親子鑒定手續。”陽江監獄辦公室民警盧俊鋒介紹,在獲知南方法治報提供的情況后,他們一方面與隆回縣司法局聯系,對犯人向某的家庭情況進行調查核實;另一方面安排專管警察對向某開展了多次談話教育,詳細了解向某的真實想法。

接到監獄電話的那一刻,萬紅以為遇上了騙子,“不敢相信真是監獄打來的電話,謝謝社會上這么多好心人幫助我們”。

為了一個癌癥母親的最后心愿 

向某努力貼近電腦聽來自900多公里外的妻兒對他說的話。

兩小時籌集到鑒定費用

考慮到萬紅的身體狀況已無法前往監獄辦理結婚登記,且向某也不符合離監探親要求可回鄉辦理手續,“唯一的辦法是帶向俊去監獄做親子鑒定,為其落戶以便能及時入學。”李求亮表示,他向領導多次匯報,確認可派人協助前往陽江監獄,但親子鑒定的費用無法解決。

8月4日,一篇名為《是否愿意一起,做一件好事》的微信公眾號推文在朋友圈傳開來。壹點愛公益助學中心志愿者、暨南大學教師容浩得知了萬紅一家的情況,在其公眾號上發起了募捐行動,短短兩個小時就籌集到了這筆費用。陽江監獄也積極聯系本地司法鑒定機構,爭取到了鑒定費用最大的優惠。

因為要照顧媽媽而無法和弟弟同行的向甜,為父親錄制了一段視頻:“爸爸,我想你。希望你出來以后能找個工作,不用很多錢,只要你能陪在我們身邊,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7月30日,小學畢業的向甜回到隆回,照顧媽媽的重任就落到了這個12歲孩子的身上,“只要和媽媽在一起就好”。

對于父親,向甜對他的印象已有些模糊。這么多年來,她只見過父親幾次。記者離開時,向甜對記者提了一個要求:“阿姨,你能幫我拍爸爸的視頻回來嗎?”

懂事的孩子讓父親無地自容

8月14日一大早,法制周報記者與李求亮、羅國輝帶著向俊、向娥前往廣東陽江。

一路上,小向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雖然已經6歲,但瘦小的他看起來不過3歲多的個頭。8月15日一大早,向俊向姑姑要求穿上“軍裝”去見爸爸。他偷偷告訴記者,“長大后我要當一名軍人,保護所有好人”。

“謝謝叔叔”“謝謝阿姨”,在監獄會見樓一樓辦理手續時,他不停地和周邊的人道謝。手續辦理完畢,就可以去2樓和爸爸見面了。小俊高興地一邊叫著“爸爸”,一邊歡快地跟著大人過安檢。

小俊見到鐵欄對面的爸爸,呼喚“爸爸”的聲音更大更急切了。一路小跑撲到爸爸懷里。

隨后,一場特殊的親子鑒定在高墻內進行。廣東永建法醫物證司法鑒定所的工作人員陳飛燕在小俊的手指頭上扎針取血,小俊強忍淚水,眼淚汪汪地對陳飛燕說:“謝謝阿姨!”兒子的懂事感動了現場工作人員,也讓向某無地自容。

向某告訴南方法治報記者,3次入監傷害了社會,也傷害了家人,沒想到家人和社會都沒有拋棄他。

“7月底,專管民警找我談話,說外面有人正在想辦法幫我解決小孩的落戶問題,有好幾個晚上我都睡不著,心情非常忐忑。”向某說,特別是提前一天知道縣司法局工作人員會帶著兒子驅車10多個小時來監獄,他非常不安,害怕“臨了臨了,最終卻是沒了”。

向某的專管民警林俊杰告訴記者,得知親子鑒定一事后,向某接連20多天的改造非常積極,“每次談話都能感受到,他非常想早日回到患病妻子身邊”。離別之際,向某給妻女錄制了一段視頻,自己明年6月就刑滿釋放了,一定要等他回來盡丈夫和父親的責任。

8月16日,向某的親子鑒定報告從廣東發出。“我們舉全所之力,第一時間出鑒定結果并用特快專遞方式發出,以便孩子能及時落戶。”陳飛燕如是說。

 

將聯合多部門幫助孩子

親子鑒定那天一大早,記者收到萬紅發來的視頻。視頻中可以看到,萬紅正吃力地在醫院踱步。她說昨晚一晚上基本沒怎么睡,“最希望他能在監獄里好好改造,爭取還能見上一面”。

“從司法行政機關安置幫教的角度來說,一般是在犯人刑滿釋放到司法局報到后才開始。我們會先幫助其恢復戶口,恢復其原有農田的使用權等問題,再進行經濟上的臨時救助,以便讓其能盡快適應社會。”李求亮表示,在接到法制周報記者發來的信息時,也曾有擔心,一方面是該項工作的資金原本就不足,另一方面這種幫扶是系統工程,需要其他部門聯動。 “但這次的情況實在太特殊了,兩個孩子很可憐,也很無辜。”李求亮介紹,隆回縣司法局早在2011年便開始進行“情暖高墻·關愛孩子”幫扶活動。

“大多走上犯罪道路的人,與家庭教育都有很大的關系。向某就是如此,讀書少、缺乏引導,過早地踏入社會。”李求亮說,向某的孩子如果不接受學校教育,未來堪憂。

“目前,我們已和民政部門溝通,對方初步答應給予萬紅一些大病救助。”李求亮表示,在萬紅沒結婚前,積極與岳陽縣聯系幫她加入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同時,還與縣教育局銜接,爭取將兩個孩子納入幫扶對象,解決部分學習費用。

“如果萬紅能和向某辦理結婚登記,我們再協調村里確定是否可將其納入低保。最重要的是其家屬也要強化家庭責任,不能只靠政府和社會救助。”

 

感恩

“我也要回報社會”

  “向某多次犯罪,給社會和家庭都帶來了不少的傷害。沒想到政府和社會卻能這樣幫助我們,我沒有別的可以回饋社會,希望捐獻我的眼角膜,為別人帶來光明,也算是為社會做一點點貢獻。”

8月19日一大早,向甜給記者發來信息:“媽媽走了。” 

為了一個癌癥母親的最后心愿

現場辦理器官捐獻手續

未能等到向某出獄,萬紅帶著諸多不舍和牽掛離開了這個世界。

19日上午,向甜及其舅舅聯系省紅十字會表示要捐獻萬紅的眼角膜,“這是媽媽生前的遺愿,我們全家人都很支持”。

“遺體器官捐獻是一項社會公益事業,是造福人類的善舉,是人類進步、社會文明的體現。”省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工作人員表示,萬紅捐獻眼角膜令人欽佩,兩個孩子的情況也讓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動容。“父親犯了罪,孩子是無辜的,他們也是受害者。”她表示,今后有相關項目會關注這兩個孩子,“這不僅是為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者困難家庭提供幫扶,孩子的健康成長也會感化正在服刑的父親”。

益陽市盧佳祥基金會秘書長丁放賢表示,爭取將兩個孩子納入資助對象。兩個孩子今后的學習生活,將由姑姑向娥負責,“他們都是我最親的人,如果我不管就沒人管了,這個家就真的散了”。

姓名*
電話*
地址
內容

  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31-82272855 0731-82272855  

opyright ?2018 - 2019 法制周報社新媒體中心 ICP備案號:湘ICP備13010856號-2 湘公網安備 43010502000429號 國內統一刊號:CN43-0029

亿客隆彩票首页